当前位置:主页 > VIP专区 >

这三个字
* 来源 :http://www.ceseof.com.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11-09 20:04

我这里基本上是每月10日左右发工资。但我第一个月的工资给我押了一半,我还有900块钱在他们那里,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给我。我开始来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告诉我要押工资的。我有个同事,因为家里有事回家了,扣了他20天的工资。

每一个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几乎都有个“老乡”情结。往往是老板自己或托熟人从自己曾经所在的农村招一批“老乡”农民工。在农民工们看来,这样可以建立一种最初的信任关系,有的是一个人过来,有的是举家搬迁。董建庄也是通过老乡介绍来的。

我大儿子有读书的天赋。他开始是在郑州公安高等专科院校读书,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专升本,进入了郑州一个本科学院。二儿子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是他自己不爱学习。最小的是个女儿是小学毕业。2005年来北京当了三四年的保姆,然后就回家结婚了,她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两口子是和二儿子一起住的。他的工资很低。我老伴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印刷厂里做包装工,每个月也可以挣一千块钱左右。现在的社会不像过去,朋友、亲戚的红白喜事送礼多。每次出手最低100块。关系好的要四五百元。

对我们而言不存在周末。五一我们每个门卫发了300元的过节费。可是他们项目部的每人发了600元,有的人还更高,我们保安是最低的,这很不平等。其实我们工作时间并不比项目部的那些工人少,但是我们的工资和过节费都不一样。谁跟包工头关系好谁就多拿钱,而且跟包工头关系好的人可以被安排更多的工作,拿的工资会相对也多些。否则,就像有的工人想做事都没有,只能呆在板房里了。既然都是过节,为什么我们门卫和工人的过节费不一样呢?还有就是,这里的过节费只是对那些工作了两个月以上的工人才有。可是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只来了50天,这次“五一”就没有过节费。

我们门卫的工资是1800元,住在工地的板房里,吃饭等所有费用都是自己出。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们一群人觉得工资太低了,找到包工头要求提工资。然后,我们每个人加了300元,现在是每月2100元。

来自河南省偃师市顾县乡农村的董建庄,已经57岁了,有三个儿女,已有孙子孙女,但他仍然选择来北京打工,在北方城建公司北大项目部工地上当保安。

第一次见到董建庄,是在北方城建公司北大项目部的工地门口。他穿着一身天蓝色的工作服站在门口,平静的表情下有一种中国农民特有的淳朴。在与他交谈的过程中,他敏捷的思维和对周围现象理性分析都让人颇为吃惊。他说最近几年他去了很多地方做工,每去一个地方都仔细研究地方特色和对待农民工的态度。“有一点每个地方都差不多,就是都对农民工有成见。”他说。

在交谈的过程中,董建庄没有表现出一点羞涩和不安,不管什么问题他都能够用简洁、准确的话语回答,不绕弯也不唠叨。唯一唠叨的是在说到工资的时候,声音也提高了一倍。他一次又一次地述说着“不平等”,这三个字,他在一个小时里提到十多次。

来北京之前我是在老家那边一个化工染料厂做化工染料的,干了十几年。我出来一方面我要挣钱养家,另一方面也想出来转转,特别是想看看首都。我是今年过完年一个人来的,我三个孩子现在都成家了。老大当特警,在郑州安家了,有自己的孩子。老二在我老家那边的工厂里打工,我老伴帮他们照顾两个孩子:孙子和孙女。(讲到这里,董建庄露出幸福的微笑。)小女儿嫁人了。

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3月20日发布《关于本市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了以下内容:2012年4月1日起,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农民工将统一纳入北京市城镇职工医保范围,按城镇职工标准缴纳医疗保险费,享受与城镇职工同等的医保待遇。但董建庄没有听说过这个规定。

我们根本没有医保,有大病了就回老家去看,因为农村的医疗费比北京便宜些。前段时间我经常感冒。开始时忍着,后来实在受不了就去西苑一家药店买了感冒药来吃。最近我上火挺严重的,也是去那里买的药。但我的胃病从来没去过医院。我们这里的工友生病了都是去那里买药,因为便宜。上次我一个工友手受伤了,流了很多血,不敢去大医院,就买了点纱布自己包扎的。另外,我们最近也常吃绿豆,这样可以去火,就不用买药吃了。至于劳动合同,老板没提过,大家都没签,我也不理解那个东西有多大作用。

我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没有时间出去。因为上班太辛苦了,这种轮班的形式让我总感觉休息不够。我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根本没有时间出去转转。来北京之前,我就很想去天安门看看,到现在都没抽出时间。我家人也很希望我能够去看看天安门。我的愿望就是离开北京之前能去看看天安门。

我来北京三个月了,是亲戚介绍过来的。因为这个建筑公司的老板是河南人,他在北京定居很多年了,这是他的公司——北方城建公司。所以我们这个工地上大部分都是河南人。我是这个建筑工地的门卫。工作内容是守门:一方面保护建筑工地的财产安全,防止收破烂的人顺手拿走。另一方面是保障安全,限制外人进入工地。进入工地的人必须佩戴安全帽、不能吸烟,因为里面的大型机器设备不安全。陌生人不让进入。另外晚上还要登记进出的拉土机车辆。

说实话,我们这个工作的确挺难受的。工作环境不好,每天拉土机等各种机器带来的噪音很大;空气也不好,每天尘土飞扬。上面要求只能站着上班,有时候实在累了就去屋里小坐一会儿。这几月休息不好让我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有点受不了了。

我没有那么多钱去食堂吃饭,就用电磁炉和电饭煲在住的地方自己做饭。我和另外两个工友凑钱一起买米、买菜、做饭,每个月平均下来每人300元左右。挣钱不容易,花钱却跟流水一样。除去300多元的吃饭费用,再买些日用品,一个月可以省下1500元寄往家里。平时我根本不能买东西,买不起。我不吸烟,也不喝酒。

我和另外一位同事24小时轮流看守这个门。我们是每天两人四班倒,每人每天工作12小时。

上一篇:陕西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 下一篇:没有了